90後前MK妹化妝師會考2分 為移民英國轉行做水電技工

Play Video:

彌漫著灰塵的工程單位內,一個嬌小的背影正拿著呈鋸齒狀的磨機沿預先畫好的線位切入牆身,磨機與她的手臂一般粗,這個步驟俗稱「𠝹坑」,作用是割出牆上需要鋪電喉的位置,磨機鋸齒切入牆身隨即傳來一陣高吭刺耳的噪音再揚起大量灰塵,之後她再換上笨重的電炮,鑿向被磨機切出空隙的牆身,再揚起幾陣灰塵,鑿出了一個顛倒的「L」形坑洞,徒手像扭氣球一樣將膠管扭成能藏到坑內的形狀再接駁好電喉電線,Nijoles終於做好了一個電掣。「700萬種生活,我的生活就是原本駁不通的地方都會駁通。」水電工Nijoles道。

反對無效的Nijoles

「我以前是一個MK妹來的,有唇環、鼻環、舌環,我家人是很反對我做這些事的,他們以前很討厭紋身的,我就全部都先斬後奏先做了,『你吹得我脹』,去澳洲工作假期父母亦是完全不知道,臨出發前才知道。當我決定做水電的時候爸爸都反對的,他都說電無色無味很容易電死人。」Nijoles一連串地說出了以前(相信不是全部)家人反對她做的事,而當中最反對的相信就是近30歲的時候轉行從事水電技工,成為她爸爸與哥哥的同行,因為爸爸是有40年經驗的水電師傅,所以很明白工作的危險性及體力要求,「他睇死我做唔到我就一定要做到。」於是就在社交媒體上尋找願意聘請她的公司,正式入行成為水電學徒,現時的她已是懂得繪電路圖、可以在地盤內獨立工作的「中工」,並開了自己的公司,有時會找哥哥與爸爸一同幫忙工作。

Nijoles的「我的志願」一直都很踏實,中學時因為烹飪科得到老師讚賞而希望成為廚師,會考成績只有2分後就在16歲時入行當廚師,台式鐵板燒及西餐的廚師都從事過,「算是已經完成了我的夢想。」在18歲的時候她姐姐邀請她做化妝模特兒,於是就對化妝產生興趣,修讀化妝課程並以化妝師作志業,後來一直到了約23歲的時候到澳洲工作假期的時候,主要都是以特技、模特兒及婚姻化妝的職業為生。「(3年後)回來香港那種生活是比以前,我覺得更加難受的,因為一直以來都覺得香港的生活很急促,覺得很不舒服有種無形的壓力,於是很想回澳洲。」於是她就看看澳洲的技術移民清單,發現水電工是連續3年都沒有被減少配額的工作,「可能因為家人的影響,我本來都對水電有興趣。」上年澳洲技術移民配額最多的10大職業中,電工就排第四有過8,000個配額,並且普遍薪金不錯,英國的電工平均年薪大概有36萬港元,有BNO的Nijoles最便宜的移民方法就是去英國,但因為英國不承認香港電牌,所以去到英國就要再讀書考牌。這次Nijoles的「我的志願」變成水電技工,「我會以這個職業為終身職業。」Nijoles帶點決心地道。

一家五口三個水電工

先簡單解釋水電工的工作,以家居裝修為例,通常都要經過清拆工、水電工、泥水工、木工、油漆工、冷氣工、清潔工7個工作次序,而水電工可以說是裝修的先鋒隊,水電是清拆工完成清拆工程後最先上場的技工,負責鋪水喉電喉、煤氣喉等等,如果沒有水電工是上場的話,其他投工就連用電、用水甚至用廁所都有困難,因為以上幾點都是由水電工負責。Nijoles的哥哥Ricky剛剛走進工程的單位內,就先裝好了Nijoles最怕的屎渠,「沒辦法啦,我急尿呀,既然大家都要用我就快快搞定它。」Nijoles之所以怕屎渠是因為在接駁的時候很容易就會碰到屎水及乾掉的排泄物。每次工作的時候Nijoles都會將自己包裹得非常嚴密,又戴手套又將毛巾攬在頸上,「因為一碰到塵的話我會皮膚敏感,有師傅曾經問我『用不用得著包成這模樣』,我就說『我不會好似你這樣做到 皮膚乾到爛掉龜裂一樣』,他會知道我是女生要保養自己。」從她這樣嚴陣以待,還有藏在手套內別人根本看不到的手指美甲這些細節上,看得出她原本是化妝師愛美的一面,而以前曾用來作化妝袋的粉紅色包包,亦變成裝水電工具的工具袋。

Ricky有20多年的水電經驗,現時不時會與Nijoles一同工作,「不用每次都一同工作,如果冇工開咪一齊餓死。」Ricky笑道,Nijoles與哥哥一同工作的時候有說有笑,一時又會互相揶揄一下。而Nijoles有時遇到工程難題亦會放下面子尋求爸爸的幫忙,「在家的她有時斯文,有時發脾氣,但在地盤工作的時候她是沒有脾氣的。」爸爸盛哥笑道,盛哥在一同工作的時候見到女兒平日在家見不到的一面,雖然一開始反對Nijoles成為水電工,但現時有機會一同工作,又會覺得開心,「(工作時)好似玩耍一樣,可以一起吃飯,大家嘻嘻哈哈差不多時候就去玩,吃完飯回來就再拚過。」盛哥說道因為Nijoles現時已搬離家裡,而兒子Ricky亦已成家立室,所以在地盤見面的機會比在家見面的機會還要多。「雖然知道她打算移民,但女大女世界。」學水電除了令Nijoles由會考只有2分變成有移民生活的可能,還給予她與家人相聚的理由,更帶給她做廚師及化妝師都沒有的另一種滿足感,「做水電的滿足感就是別人覺得你不行的,你竟然做得到,他們會稱讚你,都是一種自豪感,還有因為我真的太嬌小了,平常人還有不認識的師傅都真的會看不起我。」Nijoles感嘆道。

|
w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