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差18歲異國忘年同性戀 馬來西亞及香港女生無視代溝 克服6年遠距離戀愛註冊結婚

Play Video:

Lisa和Joe是一對異國情侶,年齡差距高達18歲,來自馬來西亞的Lisa只有25歲,而香港人Joe已經43歲。她們在8年前透過交友APP認識,起初年幼的Lisa沒有預料到這段跨越年齡差距的遠距離戀愛,竟然能夠克服文化差異和其他挑戰,發展到談婚論嫁的階段。

克服遠距離的挑戰 疫情長達3年沒見面

Joe常開玩笑地說她可以當Lisa的媽媽,因此當Lisa積極追求她時,她曾經猶豫過。Joe說:「她年輕又漂亮,當初怕她只是缺愛或玩弄感情。」然而在兩人相處的8年間,經歷了許多困難,這段關係讓Joe感受到了Lisa的真誠和真心。這些困難也讓她們的朋友不再懷疑兩人的感情。Lisa滿臉自信地說:「 是呀!我真的為這段感情付出了很多!是愛啊!」

遠距離戀愛對她們來說是一個艱難的考驗。起初,她們並不奢求太多,只希望一年能見面幾次。她們每天保持着視像通話,Lisa說:「每天睡覺前開始通話,然後通宵到早上睡醒,合上眼幻想她睡在我身邊。因為已經看不到彼此了,再不常聯絡,就只是筆友來的了。」然而,她們沒有預料到一場疫情會讓她們近3年都無法見面。面對旅行限制和無法相聚的現實,這段時間成為了她們感情的一大考驗,甚至曾經有分開的念頭。然而,她們都未放棄這段感情,並努力尋找結束遠距離的方法。Joe曾考慮在馬來西亞發展,而她們也考慮一起移居泰國。最終,為了能繼續與Joe共度未來,Lisa決定以學生簽證來港進修,與Joe團聚。

為愛放棄事業和舒適生活 由馬拉雙層公寓住進香港蝸居

Lisa決心放棄在馬來西亞的高收入和舒適生活,選擇拿學生簽證來港進修,再次成為一名學生與Joe共同生活。在馬來西亞,Lisa的家庭經營著一家街頭麵檔,她從小就像童工一樣在上學前幫忙店裡的工作。所以事業心重的她中學畢業便選擇在職場打拼,在馬來西亞已建立一間收入穩健的影片製作公司,放棄一手建立的事業搬來香港,對Lisa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她必須放下她在馬來西亞的高收入、朋友和物質享受,只攜帶著幾個行李箱,踏上了一段未知的旅程。Lisa說:「我覺得如果我們之間沒有人退一步或進一步的話,這段感情是很難繼續下去的。」

文化差異引發磨合衝突 最終關卡竟是婆媳糾紛

因為只持有兩年有效期的學生簽證,Lisa長期留港的未來仍然未知。為此,她決定搬進Joe的典型香港蝸居,與她的父母同住,主要活動空間僅限於房間。然而,這段同居生活並不簡單,婆媳之間的磨合成為了一個意想不到的難關。 Lisa表示:「我與Joe的年齡相差18年,再加上與他的父母隔了一個世代,所以她們算是我公公婆婆那個年紀,相處問題在碰撞時非常明顯。」Joe指出自己的父母比較保守,家庭教育也比較嚴格,子女從不敢與父母對峙。然而,年輕的Lisa性格直率,她認為若有問題應直接提出,這容易引發與老人家的衝突。Joe說:「自從Lisa搬進來後,我們被要求不能在晚上11點後回家,以免打擾父母的作息時間。」事實上,Joe直到與Lisa交往了6年後,才敢向保守的父母坦承自己喜歡女生,這使得父母需要更多時間接受她作為媳婦的事實。Lisa表示:「如果我長期留在香港,我一定會搬出去住。」

代溝不是問題 反而互補

許多人都好奇,年齡相差18歲的她們是否有代溝和相處問題。Lisa表示:「距離產生美,我們並沒有受到代溝問題的影響。當我來到香港生活時,我們已經有一定的感情基礎,所以相較於其他困難,代溝已經不再是問題。」儘管她們現在一個上班、一個上學,無法完全理解對方所面對的環境,但只要有彼此相伴已經足夠,這段關係甚至被她們視為一種互補。Lisa說:「我認為自己很不成熟,但這個年齡差距可以讓我更加放心,在我這麼年輕的時候有她帶領我成長。她細心的性格也影響了我這個粗心大意的人。因為她已經到了中年,有時候她的想法可能太死板,我可以刺激她的思維。」Joe指Lisa性格外向好奇心重,為自己本來比較「宅」的生活添上了色彩和新鮮感。Joe說:「她對我的影響力真的很大,因為之前我一直沒想過要出櫃,父母是非常傳統的,完全接受不了這件事,她令我很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都敢做了。」

堅定的愛情與互相付出

兩年的時間過去了,Lisa和Joe的愛情卻顯得更加堅定,她們彼此的支持和理解讓她們克服了所有的困難。青春時間金錢,通通被押在這段感情上,但Lisa對她在香港的生活更加確定。Lisa說:「我是一個很在意自己感受的人,但是我和阿Joe在一起之後,有點把她放在自己前面。她孝順人又好,又很愛我,很多人跟我說,我跟阿Joe一起之後變美很多,我就說這是因為『愛人如養花』。我的親戚會跟我說,如果她是一個男生會是一個很好的結婚對象,但我就會反過來說女生也可以結婚的。」表面上為Joe搬來香港的Lisa是付出比較多的一個,但Lisa並不認同。她說:「我是花儲蓄來港的,她提供了居住的地方,金錢或物質上亦有幫助我。最重要的是,她知道我在香港和她家人住得很不愉快,她都站在中間一直幫我說話。而且她選擇為了我,向她家人出櫃其實也是很大的決定,所以我看到她做出了很多努力。當然有問過自己很多次,是不是真的要作這麼大的付出,但我很珍惜這段感情,所以我願意為了這段感情,去做一些努力和犧牲。」

同性伴侶的未來規劃 簽證申請的困難與突破

回想起處理來港文件和簽證的過程,是一段痛苦的經歷。申請曾被退回數次,其中一次是因為要解釋Lisa和保證人Joe之間的關係。Lisa曾經猶豫是否要坦白地說她們是同性伴侶,Lisa說:「因為我擔心寫得太直接,不是一個能被官方接受的關係。但我最後還是這樣寫了,因為我覺得這件事要誠實對待,幸好最後是批准了。」畢竟以外國人身分來港讀書成本相對較高,所以Lisa都曾經考慮可不可以申請受養人簽證,可惜當年未有明確的條文寫明,能接受同性伴侶為受養人身分,不過前人努力下,條文似乎已有改進,入境處網頁已有新增的規則,列明同性婚姻是可以申請受養人簽證。所以再要計劃用甚麼方法留港一起生活,Lisa和Joe就決定透過美國猶他州線上婚姻註冊服務註冊結婚,嘗試用同性怑侶身分申請受養人簽證。

Joe表示:「我們已經在一起這麼多年了,我覺得是時候給她一個名份,畢竟她是女生。」Lisa笑說:「你也是女生啊!」這對情侶深深明白年齡差異可能帶來的風險,尤其是年長的一方可能更早出現身體問題,甚至提前離世。因此,她們已做好充分準備,計劃立遺囑並為對方購買人壽保險,以確保彼此的未來。Joe感慨地說:「我從未想過會有人願意嫁給我,現在找到一個真心願意陪伴我走下去的人,我感到非常感動。」Lisa則說:「我覺得前方還有很長的旅程,但至少我們可以一起走完這段路。」

|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