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壘球教練講流利廣東話 做YouTuber介紹正宗日本餐廳

Play Video:

來自日本大阪的大島田(Den),是香港女子壘球隊的教練,人稱魔鬼教練,帶領她們打過無數場比賽,2018年更是香港史上首次有壘球代表隊打入亞運。Den一星期中有五、六天都離開球隊訓練,但一年多前,他跟朋友龍威一起開了YouTube《@大島與龍威 》,拍攝在港的日本飲食文化,生活添了不同可能性。地獄教練v.s搞笑美食YouTuber,單是這反差已經叫人驚喜不已。

地獄教練v.s搞笑美食YouTuber

9歲時第一次來香港的Den,其實是在日本出生的港日混血兒,跟不少居淘港日本人一樣,當年因為爸爸被公司派港工作而在此地生活。Den小學三年級至中三在香港讀日本人學校,因為身邊都是日本人的關係,所以他一開始不懂廣東話,現在能跟我們流利溝通,他笑指是因為自小很喜歡看香港電影,周星馳、黃飛鴻佛山無影腳、李連杰都是他摯愛。「雖然我母親是香港人,但她只會跟我說日文。廣東話是靠我跟媽媽那邊親戚交流,以及看電影學會的。因為我媽媽姨媽在戲院工作,小時候放了學我直接找姨媽,就能免費入場看電影。」

最懷念熱血打棒球的自己

今年38歲的Den,人生9成時間都跟棒壘球有關,11歲時因為身邊同學仔都在打棒球,他也在香港接觸到第一支日本球隊,愛上這項講求團隊合作、戰術、心理戰、技術並重的運動,「棒壘球最少要九人一隊,但九人角色每人都不同而獨特,要一起合作才發揮到。棒壘球的波和球棒都是圓的,因此擊球很難,球會轉動又會變化,想得分要想很多戰術,但越複雜就越刺激好玩。」中三後Den為了打棒球,隻身回到日本,希望能認真打上去,做到職業棒球手。

「在日本打棒球那段時間因為很辛苦,過了20多年仍記得。」年終無休的刻苦訓練,紀律嚴明的軍訓式習訓,全隊人都想打進甲子園的目標,也讓他很回味。包括輸了波要跟隊友一起被罰,從比賽場地走8小時回學校的熱血;第一次打到全壘打的興奮雀躍,只因跟教練約好要打到才能喝汽水,「等了很久終於有可樂飲,好開心!」至今Den香港的家中仍放著高中三年級跟隊友們的合照,「那是我最後一年挑戰甲子園的比賽,我又是隊長,跟隊友關係好好,也是段令人懷念的時光。」

車禍令職業球手夢碎

回到日本後,Den以職業棒球員為目標,不過他17歲那年駕駛電單車時發生了嚴重的車禍,改變了他整個人生方向。「傷得很重,兩條韌帶斷了,膝蓋骨碎了,要鑲三條螺絲在裡面。」手術後Den離開球場八個月,復康之路漫長而痛苦,連走路都要重頭學起,令他很想放棄,「但隊員跟我說不要放棄,一起打下去,打多兩年吧!當時很感動,我就拚命做物理治療再回到球場。」然而意外過了兩年,Den的腿常常會水腫,跑步時曾受傷的位置會腫脹起來,常要用針挑走水囊和看醫生,打完大學三年級後,身體無法負荷,他深知道棒球生涯已到頂,「當時真的很痛苦,失去了目標,失去了人生意義,像突然所有努力噗一聲消失一樣。」

職業選球手夢碎,Den一心一意做回個有穩定收入的平凡人,23歲時輾轉被派到香港的會計師樓工作,當時同樣是打棒壘球的日本老闆,介紹Den給壘球總會認識,讓他遇上了女子壘球隊,成為她們教練,至今已留香港12年。棒壘球、香港,再次跟Den成為命運共同體。「當時被這班女孩的熱血重燃了,因為她們很熱血,一隊業餘球隊由早練到晚又要上班。雖然一開始真的很差勁、很弱、hea,一點不像代表隊。」

為女子壘球隊裸辭 戶口只剩幾千元

憶起當初無法成為職業選手的遺憾,「代表隊」一詞名字對Den而言別具意義,「是很榮幸的事,做不了日本代表隊,但能成為香港代表隊教練,有這緣份為甚麼不做呢?」自己完成不了的夢想,放在女子隊身上,讓Den考慮了好一段日子,若要認真地當教練,就要辭職全情投入,最後他決意辭去會計師樓的工作,「決定了教壘球隊的話,無論有甚麼事都不會離開球隊,除非是她們不要我。」

為了專心訓練代表隊,Den至少轉了四次工,最後為遷就球隊訓練時間索性辭了全職,靠兼職做名牌買手,及一年只出一次的微薄教練費去過生活。以前Den發薪後,更會將很多收入捐出為球隊添置裝備,「很大壓力,試了一年左右真的沒有錢,最差時戶口好像只剩下幾千元。當時試過一天只吃一餐,現在那批資深球員會叫我一起吃飯,日本人性格來說,要球員請教練吃飯是很失禮的。」 本來叠埋心水走穩定的路,突然被這班香港女孩重燃熱情,是因為自己其實放不下棒壘球嗎?「其實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來,都是timing。棒壘球差不多,最重要是那班人,她們在我人生之中是要一起走的人來的,雖然很大犧牲,但這是好的犧牲。」

開《大島與龍威》拍YouTube介紹日本飲食文化

原以為大半輩子生活中只有壘球,一年前,Den找到另一種可能性,跟原本在旺角開日式雜貨店的朋友龍威一起開YouTube Channel《大島與龍威》,介紹香港的日本飲食文化,一年多就有7萬多訂閱。「跟Den吃飯,發現很喜歡品評食物,懂得不少飲食知識,我說這人有潛質 ,不如一起拍飲食節目。最初以為他上鏡可能有點害羞,有教練的包袱,怎知道他好投入,吃東西時特別開心。」龍威跟Den主打介紹正宗日本餐廳,看中近年香港人追求吃得正宗、貼地,加上疫情下大家不能去旅行,就也是個介紹這題材的好時機。龍威直言一起拍片後Den整個人更豐富了,跟香港人的接觸這一刻是最接近的,不只得教練一面,「我們有觀眾朋友,他們對我們都很親切。」

因為拍攝YouTube,二人認識了很多居港日本人,有些熟悉了更會上家中聚餐,走進了不同的日本人圈子,得悉各人故事。當中有在紅磡開居酒屋,已居港47年的日籍太太,除了是餐廳老闆娘,同時擅長日本花藝、書道、茶道等傳統,更是位持牌和服老師,常辦活動介紹日本傳統文化。也有來被老闆派到香港開髮型屋的霹靂舞者,他跟太太在香港照顧五名孩子,大讚香港人有人情味及愛幫助別人。已居港5、6年的髮型師山口徹郎說:「我在大阪當髮型師時,月薪只有7000至8000港幣,每天工作20小時,忙碌時一周也放不了一天假。現在收入比日本好得多。」

「其實在香港住的日本人有很多,因為喜歡香港而留在這裡,離鄉別井來到香港工作,有不少落地生根。」Den說大家都喜歡香港的彈性和可能性,生活沒有日本般大壓力,也沒有社會加諸於個人的期望。「日本固定了你走這方向,就沒有其他路向了,而且日本階層觀念很強,社會、家庭、學校都很多規則規矩。很多香港人都是親日,如果我們去第二個國家未必長住到,香港卻是每個日本人都喜歡的。」

|
w

Advertisement